毛茸茸,近來可好嗎?

下筆寫信給你已經是有點涼意的十二月了,可是想到你,就會回憶起,今年夏天,在翠綠山谷鹿谷小鎮度過的日子……舒爽的涼夏、飄雨的午後,晨起沁入心脾淡淡薄霧和晨曦,在小朋友喧鬧中和好友同伴的笑鬧中,度過的日子。

你為什麼,會參加國樂社在南投為鹿谷國小舉辦樂器營的活動呢?好像,人生中是第一次離開家裡,獨自在外與好友,一起為活動忙碌了十天。鹿谷會是什麼樣的地方?十天都像背包客外宿在國小裡面會是怎樣的光景?小朋友呢?好相處嗎?他們願意和我們這些遠從外地來陪他們過暑假的大哥哥大姊姊,笑笑鬧鬧打成一片嗎?嘿,毛茸茸,你敢說,你沒有跟我一樣,在報名活動後看著月曆倒數悄悄地期待雀躍嗎?

啊,只是,我們真的都沒想到,這十天樂器營,生活竟是那般的忙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進駐鹿谷國小,名正言順接收了兩間教室鋪上巧拼,接著一連串乒乒乓乓,也不記得多清楚做了哪些事。營期籌備的前一天晚上,我就看到你累趴地躺在隨地放置的行李上,滿臉苦笑。天哪,怎麼第一天就這麼忙哩?

新手隊輔真的很緊張(我還記得你老是翻著小隊名冊小筆記本,檢查還有什麼漏掉的東西),在第一天小朋友來報到時,故作鎮定,擺出自己身為大哥哥似乎該表現的成熟威嚴樣,一邊偷偷觀察小朋友。但是,好像真的很久沒有聽到國小校園裡時常瀰漫的嘻鬧聲了,一時發呆,蹲下來摸著初來乍到不怕生直勾勾盯著我看小弟弟的頭,心裡想,嘿!,好像當著幾天的孩子王也不錯!

但是事實證明,毛茸茸,你錯囉。一聲聲的「毛茸茸哥哥」並不代表小隊上的小朋友就會乖乖的,可愛歸可愛,他們一定會在你想不到的地方鼓動你緊繃的神經。一會兒那要上廁所、一會兒兩個小屁孩又衝出去打架,還要分心注意小隊上高年級嬌滴滴嫻靜的小女孩。還好,毛茸茸哥哥,你似乎還有一絲絲的威嚴,嗓門一開,小朋友還會聽你的。你知道嗎,每天中午,我都會倚在教室的柱子旁,看著「小三」隊輔姊姊,莫名其妙的與「太陽」哥哥,被一群小朋友瘋狂的簇擁在一塊硬湊成一對,不曉得是「犀利人妻」太紅,還是小三姊姊太受歡迎,十幾個小鬼頭就這樣把兩人圍在中間,瘋狂地叫喚著:「在一起!」「在一起!」兩位當事人很傻眼,在旁邊看好戲的樂社夥伴咧開嘴輕笑,曾幾何時我們有這麼瘋狂過?

隨後的日子發生的事太多太多了,作客異鄉的遊子滋味,也被固定按表操練的忙碌生活,如每天午後恬恬靜靜的清雨柔柔的沖淡了。早上帶上隊輔名牌等待揉眼惺忪一個一個前來報到的小隊員、在教室低身坐著小板凳陪著小小徒弟一起練胡琴、午睡時間抑住呵欠來回巡視小鬼們有沒有進入寧靜的夢鄉、下午放學守在門口注意小朋友的交通安全、收工後與夥伴一起步入小鎮街巷享用晚餐、晚上樂社大夥兒聚在一起打牌聊天開檢討會累到掛。白天板著臉帶小孩、晚上放輕鬆嚼舌根,我們這些人身上的重擔一旦放下,聊的話題不外乎誰誰誰又被小朋友欺負、死命裝嚴肅的值星今天差點破梗,要不然就是哀怨說徒弟教琴都不理他、老是教不會快氣死等等等。忙忙碌碌、嘰嘰喳喳,日子,真的過得好快,又好長。

有人說,小孩子的眼睛,是人一生時期中,最清澈的,漸漸成長以後,會不復返的漸漸汙濁,一如人在世間沾滿了塵埃。毛茸茸,你還記得嗎,你曾經好氣又好笑的跟我說,一天中午,小三和太陽在教室外被小鬼們簇擁鬧著快掀破了屋頂時,小隊上一個不愛說話嫻嫻靜靜的小女生,眨了眨眼睛,可愛的鵝蛋臉突然湊近,一手扠腰一手指向你逼問:「毛茸茸,你有沒有女朋友?在這裡對不對?快說~嗯~」語調上揚,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中竟帶著一股氣勢。當下你怔住了,正想隨口找個話來搪塞,望向她那一對清澈的雙眼卻心裡直發慌,整個人竟然下意識地向後縮了縮。破天荒的,認為自己對小孩子勉強還有辦法的毛茸茸,此時竟然低聲下氣的求小女孩說可不可以不要再問了?抿起嘴唇、淡淡的蛾眉往上揚,小女孩竟然有一種威勢,迫著毛茸茸顧左右而言他,趕快把問題轉移。只是,小女生的堅決超乎想像,接下來幾天,一看到她帶著楚楚可憐神情無比清澈雙眼冀求著答案,毛茸茸都不敢和她對視。

對了,還有你的徒弟,一提到他,毛茸茸你似乎很驕傲,說好像幸運帶到了一個蠻聰慧的小孩。雖然才國小二年級,下課太過好動了一些,跑了一溜煙不見眼,上課還要扯開嗓門叫回來。可是好幾天教琴,親暱的相處下來,其實小孩很憨厚很可愛,肯乖乖地聽你慢慢解說,也肯按照你教導的苦練二胡來回直線拉推弓的基本功。雖然做矮板凳腿很不舒服,但也因此能夠躬身降到小孩子的高度與他頭齊看世界。你自豪地說,這幾天你領悟到了一件事,要會教小朋友,就必須知道小孩子的注意力絕對不會持久,讓他練一會兒琴,觀察他是否覺得累了就讓他休息,陪他說一會兒有趣的話,再讓他繼續練。不要勉強、不要強迫,順其自然的使他的專注力間歇性的休息,導引他對胡琴保持著興趣而不要留下不好的印象。你說,雖然練了幾天,只讓他從完全不會到能跟著上節奏拉出小毛驢小星星等樂曲,可是,肩碰肩,頭碰頭,互相對視的傻笑,當看到他咧開嘴,說以後還會想繼續練二胡時,你就真的覺得,在一旁細心呵護的耐心有收穫了。

無數個忙碌的日子過去了,心最沉靜的時候,恐怕是營期最後一天送走小孩子之後的那個晚上了吧?在路邊的一間小火鍋店和大夥慶功,看著喧鬧的大家,回想起這幾天大家協力的身影;走回鹿谷國小門口,在飄著微雨路邊昏黃的路燈下,遠眺著朦朧的校園裡教室的一抹燈光;整理著低年級教室的課桌椅,凝視著黑板上小朋友留下的潦草字跡,耳邊響起了陣陣頭疼小朋友的叫喚和自己無奈輕斥與柔柔的關切;躺在收拾乾淨的巧拼上,望向漆黑的窗外一片夜空,捏捏臉的親暱、蹲下來頭碰頭的感情,晚風拂過,躺在教室裡的大家靜默不語,嗯,真的是告別這裡的最後一個晚上了。

毛茸茸,你還會回去,品嘗著我們一起點過路邊的那一碗魷魚羹嗎?還會回去看看,曾經走過鹿谷國小教室前的長廊嗎?小朋友很單純,或許他們很快就會忘掉,曾經有那麼一個暑假,教過他們國樂大哥哥大姊姊的面容名字了吧?只是在國小教樂器的日子,隱隱勾起了我對母校國小校園生活的一絲絲回憶,老師的名字?班上最討厭的同學?全都隨著時間慢慢風化掉了,可是還剩下一些什麼?或許是一絲絲眷戀?一絲絲單純無憂無慮的惦念?我想,該高興的是,我們給了小朋友這樣一段單純快快樂樂學習的日子對吧?長大以後他們的未來會是怎麼樣呢?教育、工作、人生?我不知道,毛茸茸你也無法預見,或許,還有緣分的話,心中送上一聲祝福,再見囉。

謝謝你,毛茸茸,肯耐心地看完我這封長信,預祝,期末考順利,

2012.12.26 俊榕 敬上

P.S. 對了,毛茸茸,你的隊輔名牌在我這,我會永遠地把他收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