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我看到了一個忙碌的爸爸,雖然工作繁重但是還是手忙腳亂地要帶著禮物和氣球要回去給女兒過生日,鏡頭同時帶到了一個小康的家庭,有兩個活潑快樂的小孩在追逐,為了常見的小玩具在鬥嘴,而忙於家事的媽媽也不耐煩但幽默化解了小孩子之間的衝突。整個氣氛就是一副再平常不過和樂融融家庭的歡樂,只是違和的是,為什麼,片中的小女孩和他的弟弟要坐著電動輪椅呢?

Extraordinary-Measures-1

深夜,疲累父親案前的文件透露出了他的憂心。因為,他隨時要面臨與兒女可能的生離死別。龐貝氏症患者,最多活不過九歲。而他的女兒今年剛度過8歲生日……

如果說,這部片是一個進行曲,龐貝氏症就好像是一個壓迫緊張的主題,每一個主角克羅利被迫的做的選擇和賭注,都使觀眾的心砰砰的跳。責任、重擔、信用、風險,許許多多原本是人生路上要度過一個又一個階段才會碰到的難題,卻在主角父親克羅利下定決心要救她的孩子時,排山倒海緊逼而來。大好前途的放棄、全家健康保險的負擔、還有自己在商場長久培養起來的商譽信用。這些,克羅利都要在自己女兒最多只有一年餘壽的壓力下面對。

Extraordinary-Measures-2

隨著劇情的展開,影片也演出了許許多多現實上要解決問題單靠一個人力量是多麼渺小的無奈。克羅利一人並沒有足夠資本可以支付開發藥物的巨大成本,所以他必須長袖善舞,以商場上利益的攻守交換來換取藥廠的投入;史東希爾博士雖是醫學理論上的鬼才,卻沒有能力,應付從實驗室到實際量產的繁瑣問題,起初他雖然為別人對他的質疑感到惱怒,到後來也不得不對現實低頭;甚至連藥廠的經理也有自己的難題要應付,他不能只為了員工私人理由而徇私,而必須考慮FDA藥物管理局還有現實上法條的限制,公司的命脈掌握在手裡,使得他不得不對任何克羅利的業務行為提出質疑。

Extraordinary-Measures-3

其實,我覺得,父親克羅利抱持的決心和所投注的努力真的很偉大,不過隨著影片的進行,我覺得,導演恰如其分的給了每一個角色發揮的空間。在這部片中,沒有人是可以獨當一面的英雄,或者說,每個人在自己的崗位上都是英雄。雖然在這個家父親的付出無庸置疑,但若沒有媽媽在克羅利出外打拼時細心耐心得照料家裡的孩子,做父親的又怎麼能放心在外呢?史東希爾博士雖然性情古怪,在某些事情上特別堅持,但也是因為他特殊的堅持所以能在自己的領域有獨到的成就吧?只是到後來,我們也看到,欠缺良好的人際溝通和太超脫現實,導致他很難獨自一人將自己理論化為實際上能救治無數人的藥物。還有,在片中,最後出場的藥廠經理當下好像總是冷酷苛刻,總是對克羅利百般刁難,讓觀眾直恨得牙癢癢。可是我們跳出片中的感情,其實他扮演的正是現實生活為許多關鍵事務把關守門人的角色。FDA的藥品管理規範、公司的利益迴避,其實這些,真的都是防堵不肖人士的規範防線,為了市場甚至是社會的穩定,規範的存在有其必要,不是說只為了一個人就可以任意打破。所以藥廠經理代表的正是人情跟理智秩序衝突時,那一個心裡可能極度為難但是仍舊必須板下臉孔鐵面無私的角色。每一個角色都有其位置,每個人都盡其本分在這件事上的進行都付出了努力,所以最後結局才能這樣圓滿。

我想,看完以後,我最大的感動是,這部片子包括克羅利每個人都只有有限的能力,但即時如此還是在自己能夠揮灑的舞台上發揮自己最大的能力,然後彼此的互動不論是尖銳的衝突還是和諧的共鳴,因為目標一致,到最後大家的力量激盪成一首澎湃精采的交響曲,而有了苦盡甘來燦爛的結尾。人生在世,總會有灰心沮喪認為自己的力量太渺小而不能解決眼前難題的時候,以醫生來想最常碰到的,應該是自己的雙手無法把病人從死亡的陰影下救出時瀕臨崩潰的那一刻。可是,看完這部片子,我想告訴自己,當自己以後真的碰到力有未逮的難關時,別總是把問題、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整個醫療體系,不是只有你一人在支撐、在奮鬥,在白色巨塔內只要大家一心都是為了病人康復而努力,總會有機會可以挽救單靠自己無法救回的生命,不是嗎?當然,要成為醫生,可能就得要先有向克羅利一樣的膽識才行。

 

Extraordinary-Measures-po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