誕生,死亡
或許只不過是
一條被緊緊束縛的,兩端
悸動,嗡鳴
既渴望著知音,又期冀脫掙

要不要對彈一曲?你微微一顫
指尖的顫痛掃過琴弦,滑過耳畔
滑過,無數個言語交織的牽絆

只是我輕輕地止歇了
讓餘音慢慢地飄散
或許,相和也是一種束縛
讓我們,選擇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