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來到精神科,有機會觀摩美沙冬(Methadone)替代門診,聆聽了門診老師的教學,整理了一些心得。

美沙冬門診是對於鴉片類藥物毒癮的替代性療法,目的是希望以美沙冬相較之下低毒性、低亢奮成癮性,以及政府管控相關措施來降低這一類毒品的危害。

整體來說,美沙冬替代門診可以減少毒品再使用率,據統計,儘管吸毒者依法會入獄,但是出獄後再犯率還是很高,提供美沙冬可以降低回頭再吸鴉片類毒品的比率。

根據教學醫師所述,美沙冬門診在各方面的優點有:

  1. 減少成癮者經濟負擔:以海洛因為例,成癮者,每日若花費約三千塊在其買賣上,則月花費高達九萬塊以上,絕對是經濟上極大的負擔。再加上成癮者三不五時的症狀及副作用,影響工作,因此毒品成癮者易走上歪路,無形中增加社會風險。美沙冬門診雖無健保給付,但是各地方政府大都提供補助,鼓勵成癮者以回診率表現良好來爭取,每個月花費僅約一百多,若無任何補助也僅約四百多,遠小於毒品黑市交易的經濟負擔。
  2. 降低再使用毒品比率:因為藥性,美沙冬不太會有像海洛因般使人High起來的現象,就算使用了美沙冬回過頭再吸海洛因,海洛因的效果也會降低,因而毒品的吸引力大減,成癮者沒有那麼有誘因再去選擇成本高昂的毒品。

  3. 減少疾病交叉感染的風險:大部分鴉片類藥物如海洛因是注射使用,而針頭的衛生就變成一個重要議題。美沙冬的使用方式為口服飲用,一旦替代毒癮成功,除了避免針頭交叉感染風險如HIV、B and C型肝炎等血液傳播疾病,也避免了消毒不當造成的蜂窩性組織炎等細菌性感染。有一部份被轉介來的美沙冬門診,就是從疾管局通報HIV的案例,目的是為了降低社會風險。(後面會再提到)

  4. 幫助成癮者回歸生活:毒品成癮容易造成人際疏離(想想看如果一天到晚跟人親戚好友借錢又沒有能力還誰想理你)及其他生活問題。藉由美沙冬替代門診,希望可以幫助成癮者建立規律的生活,降低癮患對生活的危害,讓原先幾無法自理生活的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及參與社交生活

雖然健保沒有給付,但是其實台灣各地方政府大都有鼓勵的補助措施,如果患者在替代性美沙冬門診療程期間,出席率高並遵守規定,就可以申請補助。政府藉由補助來增加替代性美沙冬門診的誘因。同時,法界也漸漸接納以治療代替懲罰的觀念,許多檢察官在考量是否起訴鴉片類毒品使用者時,也會讓成癮者有機會選擇美沙冬門診,以門診療程期間表現良好來換取緩起訴,只留案底。

除了法界的個案外,也有從疾病管制署轉介而來的個案,可能是具有毒癮的HIV 或是其他可能會透過針頭共用傳播的重大疾病患者。疾管局轉介這些個案的目的,是因為美沙冬採用口服形式,一旦替代成功,可以根絕患者毒癮發作共用針頭的疾病傳染途徑,降低社會風險。

在美沙冬門診也會碰到一些法律邊緣的問題,如果患者透露治療期間受不了毒癮發作,又回去偷偷施打,該不該報警?我覺得這其實與前一陣子的警察偽裝成社工逮捕犯人有類似的情境考量,醫師扮演的角色需要與病患建立一定的信賴關係,並透過此關係輔導並幫助病人儘早脫離毒品的魔掌。如果貿然破壞此關係,將打斷了此次療程,耽誤了病人可能是終生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脫離毒品的機會,也可能破壞了美沙冬門診在社會角落的立場。毒品成癮的族群中,或多或少人際網絡都會互通。當美沙冬門診此一管道不再被毒品成癮族群信任,將衝擊到整體的毒品防治。

美沙冬門診的病人初診需要花費比較大的功夫去評估,包括藥物使用狀況、肝功能、腎功能檢查等,同時也必須教育病人必備的知識。有些病人會以為美沙冬是類似解酒的藥物,施打鴉片類藥物後再施打美沙冬可以清除毒品毒性。如此誤解易導致藥物施打過量,鴉片類藥物施打過度會發生瞳孔縮小、急性呼吸抑制,甚至死亡,相當危險。

由於美沙冬是管制藥品,在美沙冬門診處有一套嚴謹的管理流程,有全台灣連線的病患資料庫避免重複領藥,且需當場領藥當場服用,配藥人員必須盯著病人確定完全吞下,不可讓病人有機會帶出門診處。另外以成大醫院來說,藥品的總量有嚴格的管制,從藥品儲存處至門診運送皆有保全人員監控,決不讓外人有一絲機會偷竊盜賣。

參考資料

  1. 台中慈濟醫院 身心科

  2.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