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的守候

蒼白與喧鬧,急診室外

一位老婦人,佇立如墓碑

靜靜地守候

笑非笑,血濺哭號掩不去一抹期待

哭非哭,穿梭笛鳴帶不走暗沉神傷

緩緩垂降,顫抖的手

緊緊抓著,早已零落的布偶

一雙呆滯的眼,定定地

望著遠方,風吹雨打任由

只有靜靜地,守候

北風呼嘯的那個晚上

倒下了,那孱弱的身軀

大呼小叫,手忙腳亂

已然喚不回,闔上的雙眼

當寂冷的黎明緩緩照亮

頹然倒地的布娃娃下

泛黃的賀卡,

「給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