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說驚魂記,其實也沒有這麼驚悚,不過印象很深刻,所以就順手記錄了一下。

在眼科門診,除了眼睛的問題還是眼睛的問題(這不是廢話嗎),看不到、眼睛霧霧的、畏光、小孩斜視、青光眼等等,在門診坐在旁邊當一個沒路用的Clerk久了,會很希望繁忙的主治醫師多跟你講講話,或是起來接個初診先幫忙問一下主訴病史,緩解一點看診醫師的時間壓力。

偶爾,碰到幾個比較熱心教學的醫師,會特地打開slit lamp的攝影鏡頭,在螢幕上跟你講解一下Findings, 或者是看完後,特地跟病患說一下有實習醫師想練習看眼底鏡,然後就可以一蹦而起去外面找病人看眼底鏡,雖然也很不容易看到什麼,但起碼有練習到。但是說實在...如果將來沒有想走眼科,久了一再反覆的Case真的會很無聊,只好一再催眠自己至少可以學習醫病溝通。

故事就發生在一個本該這樣度過的平凡下午。

Conscious Disturbance 意識障礙的病患

一位年約60的老人,無家人陪同,走進診間差點跌倒,在診間護理師的攙扶之下坐定,一開始還可以略微回答看診醫師的問題,但是當醫師使用slit lamp看完他的眼睛以後,跟他解釋病情狀況,他卻越來越無法回應,甚至只剩一點咕噥。診間人員看情況不對,因為Underly有糖尿病,懷疑是血糖過低先給他一顆糖。然後讓他躺在診間的床上。

結果這位阿伯因為渾身無力不能自行站起,原本只會在旁邊耍廢的Clerk趕快捲起袖子,一起跟學長使勁把他搬到床上。病人此時已經對外界話語幾無回應。

診間護理師也在此時受命聯絡病歷記載的緊急聯絡電話,希望有家人能夠前來。

撥出中:「嘟...嘟...嘟...」

「喂?」

「你好,請問是XXX先生的家屬嗎?」

「是」

「XXX先生剛剛在成大醫院看診的時候,可能因為血糖過低昏倒了,有沒有人能夠來成大醫院呢?」

「啊?可是我還在工作耶,沒有空耶」

「......」

(以上省略現場人員部分訐譙)

好吧,暫時沒有家屬支援,門診又還有一堆病患,看診的醫師很傷腦筋。此時前來支援,英明的學長檢查了一下手臂。

「他有血液透析管路,不能排除電解質失衡的問題!」

Emergency Room 前往急診室

學長與看診醫師討論後,決定幫他掛急診,留置觀察。於是現場人員各頭分工,護理師打電話叫輪椅,學長打電話給急診交班,打電話的同時,像我瞄了一眼。

咦?奇怪,我怎麼渾身開始冒冷汗?

「學弟,因為病人沒有家屬陪同,等一下你就幫忙護送病人到急診室吧」

face-640438_1280

什麼!!!

正當我點點頭,驚訝還沒回復時,學長轉頭繼續跟急診交班:

「一名糖尿病病人,有洗腎,剛剛在眼科診間有Concious Disturbance,我們會派一個學生護送他過去,他有基本知識在路上可以monitor」

等等等什麼是基本知識啊啊啊,該不會是ACLS那些的,我可還沒考過證照啊啊啊,你怎麼就這樣放心的把病人交給我了啊啊啊啊,你確定就這樣以「我相信你」鎮定自若的表情看著一個無限惶恐的Clerk是對的嗎嗎嗎嗎!!!

「好的,學長,我等一下去急診有什麼要交班的嗎?」---->與上面內心OS嚴重不符的假裝鎮定

「喔,他家屬剛剛聯絡到太太了,等一下太太會趕過來,他今天已經看完眼科的部分了,下次回診的掛號預約單就拜託你轉交給急診處了」

將病人搬下床坐到輪椅上,隨後在看診醫師與學長的「就拜託你了」聲中,抬頭挺胸地護送病人前往急診了。

返回診間及後話

一路上還好沒有出什麼大事,病人安安穩穩的被護送到急診,簡單配合急診作個檢傷分類問診後,確認他被推入急診病房以後,就自行返回眼科門診了。看診醫師看到我回來很高興,表示眼科要幫我加分(YA~開小花~~),不過我倒是很慚愧,整個過程中除了出力以外沒有幫什麼忙就是了。

過了一兩個小時,離開門診準備要回家時聽到眼科診間人員問醫師:

「剛剛那個送到急診的病人意識恢復了,是血糖太低的關係,他醒過來嚷嚷說,要回來我們這邊繼續看診」

「啊我們都幫他看完下次門診的預約單都交給他啦,他那時候意識不清跟他說什麼都不記得了」

莞爾一笑,抱著不知從何而來的好心情回家去了。

提醒大家,看診時,如果自身疾病有發生緊急狀況的疑慮,或是預期會做的檢查中會影響交通行動,如眼科的散瞳劑檢查,由於會影響視力,最好還是有親朋好友陪同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