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化初體驗

在南化社區,除了認識地理位置、產業特色外,也透過住院醫師的教學討論以及與衛生所人員的言談之中,逐漸了解到南化當地的人口老化、勞力外流等問題。過去高中以教科書知識形式,不停訴說的社會問題,如今在眼前鮮活的呈現,才切身體會到第一線基層人員的使命與無奈。

多次往返南化,幸賴住院醫師學姊開車載送,免於舟車勞頓之苦。但是一次因為時程錯開之故,我們必須親自搭乘大眾運輸,在沙丁魚般以及顛簸的公車裡耗費近兩個小時,這才深深感覺台南市區醫療可近性之可貴,以及偏鄉地區就醫之不便。在南化地區,衛生所扮演第一線醫療,主司當地重要公衛業務如疫苗接種、慢性病追蹤控制等,在旁的消防分隊救護車,有需要第一時間可以轉送急重症至新化分院,然後才是成大醫院。

家庭訪視

一次印象很深刻的體驗是家庭訪視。家庭訪視的對象,是在南化區很常見,處於空巢期且年邁父母閒居在家的家庭。當我們按圖索驥,依照家庭訪視的問卷用不流利的台語閒聊,很驚奇地發現受訪的阿公阿嬤並無任何社會功能失能的狀況,除了阿公小中風與心臟支架需拜託子女轉載至成大醫院追蹤以外,兩老皆可自行走到衛生所就醫,也積極參與社區活動如卡拉OK比賽、社區關懷據點志工等。兒子女兒也常常回來探望。只是如果有人臥病在床,相關的照護需求跟負擔問題就會湧現,後續狀況也令人擔憂。

行政狀況

衛生所在南化除了一般的業務外,還能夠多做些什麼?由於南化區靠近山區多山路,交通不便,所以醫療上希望盡可能地增加醫療可近性,因此衛生所有在關山里進行巡迴醫療,衛生所所長親自搭車與隨行護理師和藥師到該處看診。另外也可思索善用地區的重要集會或是宗教活動的力量,如南化里有天后宮聚會集散地,那是不是可以在這邊進行衛教宣傳?由於南化地區的老人早年失學比例較高,衛教資訊傳單或海報的設計也必須將此列入考量,善用鄰里活動、口耳相傳的力量,才有機會將重要醫療觀念深植人心。只是面對青壯年勞力外流的大環境趨勢,照護資源匱乏,這部分可能還是必須尋求上級機關的協助規劃了。

由於有水庫保留區回饋金補助,有很多人雖然設籍於南化,但是實際上卻不居住在這。這導致了衛生所行政上的困擾,比如追蹤新生兒疫苗注射的狀況。基於上級的壓力,衛生所身負監督疫苗注射率的責任,必要時還會到府評估注射。一次護理長就帶著我們翻山越嶺,到一個三番兩次通知注射卻都遲遲不來的低收入戶家庭。由於家庭中,三個孩子都有發展遲緩的狀況,護理長的臉上寫滿了擔憂。庭院外的孩子蹦蹦跳跳,我在屋子中一邊逗著孩子做著發展評估,一邊想著,城鄉差距、均衡區域發展,政府上級口口聲聲要改善困境,可是又有多少人跟衛生所的基層人員一樣站在第一線承受無盡心酸呢?

關於長照

在不同的教學討論中,吳至行醫師與我們分享對當局長照政策的一些想法,在南化當地,長照2.0 政策開始推動以後,區公所由社會福利科開始統籌,預計擴張加強原有的供餐關懷據點,去符合長照2.0 規劃裡的A、B、C級分級規劃,然而,行文公文給上級,卻遲遲沒有回應,經費也一直沒有撥下來。關於長照2.0的推動,理應是直屬機構的衛生所,卻完全沒有接收到這方面的消息,可見政策多頭馬車、資訊不均的狀況。而在撰寫此篇報告的同時,也聽說衛福部要另行設立長照司,統籌長照政策,可是天高皇帝遠,坐在辦公室的官員以書面上的理論和統計訂定理想績效目標,卻不會告訴基層該怎麼具體推動,當基層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的時候,長照2.0 政策的理想願景,也只能且戰且走於泥沼中掙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