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封存的大學時代舊筆記裡面翻出來的東西,當初不知道是懷著怎麼樣的豪情壯志寫出這一首詩的,這篇好像有投稿到系刊。快畢業了,看看這首詩,真希望還保有那時候的年輕活力呢。


啊,在過往記憶與年歲交織的經緯
在花開花落,葉翠綠如昔的風鈴木下
是回憶,還是夢境?
我悄悄的進入了沉眠中

  像那天真爛漫的小孩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奔跑著,
手裡拉著風箏的線,頭仰望著天空
天空、大地、吹拂的風,
是這世界給我們的滋養,
而飛揚的心,不停往更高的地方飛去

  不可理喻地,
有時也會不由自主哼出一首歌
像那吹著魔笛的少年
自神祕的魅惑笛音中慵懶懶地進入美夢,

幽湖旁、營帳邊
仲夏的精靈悄悄遞出了邀請
熾熱的渴望,舔食的火舌
我在夜晚吉普賽人的火堆旁與愛恨嗔痴起舞,

  當我身在暗寂的荒谷
鬍渣沾著清晨的露水
吹起號角,響徹雲霄,
冷冽的鋼鐵,映照著揚起的嘴角
要像風塵俠客,行走過這血腥江湖?
粗獷遊俠,踏過杳無人跡的草原?
馬兒嘶鳴,出鞘寶劍鑲著堅決,
心目中自己的身影與英雄重疊
瘦弱的少年何時能成長,披上責任的重甲?
流落的王族何時能復返,戴上榮耀的王冠?
振臂一揮,怒眼鷹眉燃著果決,
我向那黎明晨曦策馬直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