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大學時代封存的舊筆記時發現的東西,現在看來莫名地有韻味,放上部落格以紀念


要不要來對飲一杯?
滴答,我倆在暗夜裡空對
啜飲一口,淡淡的皺了眉
是什麼這麼苦澀?
微微的一分暗恨,久久無法化開
刮著舌尖,燙嘴刺痛之執念
加一點奶精,你道
讓時間優雅畫個弧,
可是我攪一攪,聞一聞
卻仍舊輕輕地放下了......
要喝或不喝呢?
壁上的時鐘繼續走著。
滴,答,滴,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