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整理以前的舊筆記時,才發現原來自己也寫過這麼黑暗的東西,整理一下,放在個人部落格以紀念。這篇也不知道多久之前寫的了,應該是大四上告白失敗後寫的吧。


我想追的女孩要有什麼條件?
原來,我始終有一份不純潔的幻想,
想要藉由她來消滅自己始終背負的黑暗。
我一直活在一種凡事必須努力的價值觀,為了什麼?
不為什麼,因為我不是聽障嗎?我不是先天上有殘缺嗎?
既然努力有所成就已經是普世價值了,那聽障的人是不是要更爭一口氣?
我明白母親的擔憂和一部份的歇斯底里,化為對功課及日常的要求無止盡的逼迫
全都為了此:沒有成就及證明,你什麼都不是
你什麼都達不到,
你沒有能力。
我有什麼夢想?我有什麼責任?
已經無法追溯過去的回憶了,或許只是天真的以為
盡我的能力解決世上所有的問題就可以了
那能力是什麼?
不知何時,我變成不斷地在追逐,追逐著別人認定的強大
追逐著普世認定的能力
我接受,我承載
我不反抗
因為連我也不知道,除卻追逐能力強大證明的動力外
我還有什麼
有人說,一直追逐別人崇拜的名利標籤,是可悲的。
但是能力、成就還是做到任何事的必備條件。
自身的強大仍然是說服力最強的條件,
不論你想做到什麼事。
就算曾經想要駐足,想要鬆一口氣
然而放鬆後的散漫反而又成為罪惡感
或者拋開追逐強大的自我卻又使我變成終日不知所措的廢物
最可怕的是,我一直迴避
我所有的一切是為了什麼?
考上醫學系後又想做什麼?
為了賺錢,為了生活,為了享受?
我卻虛無地感到沒有一件物質的目的讓我心安理得
沒有一個感情的依歸讓我有所寄託
一切都只是為了,更有能力?
應成之事就應做,應許承諾必完成
或許考上醫學系就是對父母完成了承諾,可以照顧自己不要讓他們擔心
可是過往的犧牲與努力,卻讓我已經無法思考
除了追求能力外,我還有什麼?
我驚訝的發現,只剩習慣性的執著,
無意識的反抗,情緒上的反撲
都不斷地質疑難道除了追求能力成就外,
我就沒有別的價值觀?
我想幫忙,我想成事
我想讓人過著幸福,我想讓人快樂
但是一切的一切竟然都會被狹隘的我導向
自身要先追求能力。
好幾個夜裡,我很想哭
因為我想反抗這樣的我。
我想抗拒那看來不斷努力追求毫無終點的人生
放開、尋求團體歸屬、尋求感情,
都是微小的努力想要不斷地嘗試
證明自己仍有一點人性,
證明自己不過是個凡人,
證明自己可以逃脫這些該死的功利的冷冰冰的邏輯
我的黑暗與悲傷,來自於
害怕無法逃脫不斷地追求、將一切以功利為考量的我
在感情上,我無奈地發現
我也只是想找個逃脫口
想找一段感情來擺脫這樣的我
只不過想找回可以享受甜蜜、可以快樂無憂的那一份單純自我
只不過想證明就算追求成就能力證明,我的靈魂也可以有其他東西
我想要一個可以理解我、懂我
可以承載我的黑暗的女孩
可以讓我忘卻那個不斷追求功利的自我
可是我卻又有罪惡感,有一份歉疚
更有一份害怕
認為將這一切傾訴、追求感情的慰藉
也只不過是另一種利用,
讓我可以更心安理得的繼續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