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Gbanyan, “榕下白袍 White Coat”是我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在就讀於成功大學醫學系,於成大附設醫院實習。

部落格存放一些過去的心得、賞玩App軟體的文章,還有自己的故事。

網站架構

本站的架構可以參考:

個人故事

網頁、資訊的啟蒙

很久以前,在Windows 桌面還停留在藍天綠地XP的時代,國小生一到資訊課就只想打LF2或是去「史萊姆的第一個家」玩小遊戲。那時資訊課有教Frontpage,完成老師的作業,或者在午睡時與同學討論班級網頁的架構,對網頁技術的興趣從這時候開始。

國小以Frontpage 作網頁,其實只是依照微軟的Office 架構,像Word使用所見即所得的方式,設計頁面元素、排版,然後再加個超連結。比較少去了解HTML原始碼的意義。就算折騰原始碼,也僅多在網路上找到好玩的Java script效果,依照說明在<head>, <body>標籤前後加上程式碼片段。現在回顧,覺得如同被圈養的幼仔,僅在方寸世界找到一點綠草便沾沾自喜。

轉折點出現在國小五年級,那時候學校依照教育部政策,在校園推廣自由軟體。忘記是參加什麼活動拿到獎勵,在一片光碟裡面,放了Firebird, Mozilla Suite, Thunderbird, Openoffice, Stellarium等軟體,好奇之下就一個一個裝起來玩玩看。對一個國小生來說,最具有新鮮感的,莫過於和Windows 一成不變外觀迥異的介面,還有佈景主題更換、擴充套件添加功能的設計。那時候根本玩瘋了,不停地東摸西摸Firebird, Mozilla Suite, Netscape的各種設定,不斷的Try and error ,調整後測試結果。如果碰到問題,就在Google 上面找解答,修正輸入的關鍵字甚至以英文輸入直到找到正確答案。

現在可能沒人知道Firebird了,遠在Chrome 攻陷桌面,網路服務百花齊放以前,是Firefox 吹響了抵抗微軟Internet Explorer 獨霸網路的號角。而Firefox 的最初幾個版本的定名為Phoenix, 再來是Firebird,最後因為商標註冊問題才定名為Firefox。

興趣的發展

到了國中,因為升學壓力,能夠使用電腦的時間被壓縮了,目光也不可免俗轉移到聲光刺激的電動上。對資訊問題的探索,轉而變成問題導向,有問題才會去研究。另一個因素是父母認為電腦是給小孩玩的,一旦出了問題,並不會很積極地找廠商或是拜託人來修,於是只好自己摸索。印象中,從這段歲月開始,逐漸開始熟悉硬體的架構,如主機板、CPU、硬碟、記憶體,以及各種連接埠接口的規格。這時候預設的瀏覽器已經是Firefox了。 網頁編輯器也從Frontpage 換到Dreamweaver, 不過還是脫離不了所見即所得的框架。

另外一方面,也開始接觸了Linux ,但仍然是基於很可笑的理由:覺得Windows 介面都千篇一律醜醜的,看膩了,想換得新花樣試試。不過第一次安裝Linux ,想當然爾,輕鬆地毀掉了原本安裝在硬碟裡的WIndows,所以只好費心重灌。也許後來幫人重灌或新安裝Windows 的技能,就是從這幾次嘗試安裝Linux 過程中,所犯的錯誤裡習得的吧?但是不可諱言,挑戰安裝Linux,可以幫助了解基本的電腦運作,如開機導引流程、磁區規劃等。很可惜,在成功裝起來Linux後,愛玩的我仍然只是鑽研各種佈景主題怎麼更換,怎麼調整桌面小工具看起來更酷炫,沒有更深層的接觸Linux 的內在如伺服器應用、程式開發等。

這時候參與了班級網頁設計競賽,還是很想吐槽當初答應好一起做網頁的班上同學三五好友 - 說好一起做網頁結果你們嘴巴上說一說中午都跑去打電動是什麼回事?然後班級網頁設計比賽只拿到第二名QQ

有點忘記PHP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了。不過可能是國中末到高中初,儘管現在最流行的CMS系統是Wordpress,但其實我第一個接觸的CMS系統並不是它,而是Drupal。也許是Drupal 給我的印象是要提供一個完整的網站架構包含討論區、新聞發佈,而Wordpress 剛安裝好則僅有一個簡單的文章頁面,相較之下較為簡陋。

在高中首選社團加入了資訊社,但是在資訊社,有點難過且掙扎地發現,學程式設計的挫折感很大,或者一直無法進去「心流」的狀態。為了解開一道ACM 的題目,我可能耗掉一個中午睡眠的時間,或加上晚上少數可以用電腦的時間,然後解完微弱的成就感又在下一關消耗殆盡。那時候資訊社分成網管組、網頁組、程式組。但很遺憾的,心性跳脫,什麼都想學,貪多嚼不爛,所以這時候打下的基礎其實很差。

等到終於考進醫學院後,檢討先前,覺得打字速度影響很大。打字基礎如果不好,會嚴重影響大量英文以及中文輸入的工作,包括程式碼撰寫。如果英文符號沒有特別練過輸入的話更慘,因為C語言指標位址的特殊符號要一個一個找會拖慢速度。所以之後特地去找英打練習網站來練習。

在大學,大一大二比較閒暇的時間,主要是花在Linux 系統的熟悉以及搭配Wordpress架站。然後在後期,開始鍛鍊CSS以及HTML, Java script 的基本功。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些事,導致沒有那麼熱衷於這些網站開發的技術了,原因請見後面詳述。

疑似 Usher Syndrome 的病史

我從幼稚園大班開始就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了,原先是「輕度聽障」,基本學力測驗可以加分但是沒有用,在高中升大學時醫學系也沒有開放身心障礙甄試入學的名額,所以拼指考考上醫學系。

但是在醫學系的第四年,一次課程發現眼睛也有問題,經歷一連串鑑定後,現在的手冊已經是載明「多重障礙」了。

童年

現在別人問及聽障,千篇一律都是從父母告訴我的故事開始:小時候送去YAMAHA 班級學鋼琴,因為一直無法跟上老師的動作,等到同學開始動作後才轉頭看看四周嘗試理解要做什麼。一開始在旁邊的爸爸還以為是我太調皮上課不專心會罵,不過後來家人覺得不對勁去做聽力檢查才發現。

自民國101年以後,新生兒在補助的醫療院所均可在合約院所做聽力篩選,
國民健康署網站資訊

之後零零散散與親人的談話與轉述,稍微理解ㄧ點那時候家人的心境。在傳統社會的價值觀下,一個家庭有先天缺陷的孩子,壓力最大的往往是媽媽。無論是想像出來還是實際聽到的閒言閒語,或多或少都會加重媽媽心裡的內疚感。另外一方面,媽媽在產前就已經有憂鬱傾向了,再加上我是意外出生,跟哥哥姊姊差了十一歲半以上,家務以及照顧孩子的壓力在得知有聽障缺陷後更是潰堤。

產前一些不良的就醫體驗及醫病溝通,加深了媽媽的對醫療體系的不信任感以及自責感。據姐姐轉述,那時候因為高齡產婦,做羊膜穿刺結果見血,讓媽媽事後一直很擔心。小時候在還沒發現聽障以前,曾經有一段時間反覆脂漏性皮膚炎,帶去給多位醫師看,但在聽障剛發現後,在對醫療的不了解下,推測他們的用藥與聽力傷害有關。

我無法想像當初媽媽內心的壓力,但可以感受到從小媽媽放在我身上的期許與不服輸,以學業成就要求還有各種教育醫療資源的探求呈現。助聽器到處打聽貨比三家,傳聞有幫助的民間療法如腳底穴道艾草加熱,或是語言治療等。幼年記憶裡有一段時期就是被載著到處跑,試助聽器、接受語言治療、找療法。

國小開始媽媽則開始親自教我數學、英語,僅國小畢業的她,竟然親自讀起了從沒接觸過的英語課本,一個字一個字的教起英語發音。由於偏中高音頻的損失,英語的子音如 S, t, sh, th, ch 學習不易,我曾經有一次被糾正太多次了開始哭,媽媽也跟著哭。或許童年學習的辛苦在進入社會後已逐漸淡忘。但是這一段刻骨銘心,也是媽媽與他人分享聽障兒教養辛苦最常被提及的。

國高中

在父母努力給予的豐富資源下,幸運的越過了一些障礙而成長,升學也還算順利。

但是從國中開始,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在晚上容易看不到東西。

察覺到這個問題,其實開端是因為常常拜訪台中科學博物館,而每次行程一定都會去太空劇場看電影。每次太空劇場開幕前,都會有一段天文星象的導覽,將滿天星斗投射在半球幕上。但是我發現語音導覽提到的星星,在場的人都找到了,我卻常常瞻仰許久卻毫無所得。

另外在家門前的玄關,因為比較暗,晚上出門前要穿鞋子也開始看不太到。不過跟父母反映過這個問題都以為是電動打太凶,眼睛近視造成的。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