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之外 - 裁決的資格

眾生不會平等,至少在選擇上的權利不會平等,在生活壓力留給人尋求尊嚴的餘裕空間上不會平等。但若這個社會無法對每個人真正付出的努力做出裁決,是不是真的只能交給神了?但我既信神,也不信神。

白日夢

從封存的大學時代舊筆記裡面翻出來的東西,當初不知道是懷著怎麼樣的豪情壯志寫出這一首詩的,這篇好像有投稿到系刊。快畢業了,看看這首詩,真希望還保有那時候的年輕活力呢。

寂靜的Cafe

整理大學時代封存的舊筆記時發現的東西,現在看來莫名地有韻味,放上部落格以紀念

深夜感情的惆悵

最近整理以前的舊筆記時,才發現原來自己也寫過這麼黑暗的東西,整理一下,放在個人部落格以紀念。這篇也不知道多久之前寫的了,應該是大四上告白失敗後寫的吧。